“诺曼底模式”破冰容易融冰难

图集


  旨在解决乌克兰东部冲突的第六次“诺曼底模式”四国峰会9日在法国举行。时隔3年,“诺曼底模式”再度重启,俄乌德法四国能否为乌克兰乃至欧洲带来和平,引发多方关注。

  距离上次“诺曼底模式”四国峰会已经过去了3年。3年来,对手换了只是其中一个方面,停滞给各方带来的损失则无法准确计算。

  所以,当俄罗斯与乌克兰交换被扣押人员、俄罗斯与法国时隔7年重启外长和防长“2+2”会谈、俄罗斯总理梅德韦杰夫表示俄方无意停止经乌克兰向欧洲供气等一系列向好消息被释放后,“诺曼底模式”四方会谈重启。对各方来说,打破坚冰、结束停滞是共同目标,但各自的算盘并不相同。

  泽连斯基就任乌克兰总统半年有余,这位政坛新手在巨大的政治压力面前,如果继续观望和沉默,恐怕断送的不仅是他自己的政治生命,也包括乌克兰。所以,通过与普京的首次直接面对面会晤,并借助其他大国的影响来启动乌东部问题的解决进程,是泽连斯基最核心的目标。

  当事的另一方俄罗斯,也期待着抓住目前出现的契机。乌克兰危机和克里米亚入俄将俄罗斯与西方的关系推入冷战结束以来的最低谷。5年多时间累积的坚冰不仅在经济上给俄罗斯巨大打击,更在政治和外交上限制了俄罗斯的发展空间。在看到美欧分歧凸显、北约内部矛盾加剧等一系列新形势后,俄罗斯希望借助“诺曼底模式”四国峰会,推动俄欧关系的缓和,促使欧盟不再延长对俄制裁,从而寻求更宽松的外交环境。

  法国与德国在结束乌东部局势动荡、维护欧洲和平稳定和展现欧洲独立影响力等方面具有相近的立场和目标,但积极性仍然存在差别。在法国国内罢工不断影响内政绩效的背景下,马克龙更希望在外交上有所建树和突破,扩大法国在欧洲乃至全球的影响力,并显示自己的执政成就。相比马克龙,即将离任的默克尔并不那么迫切,但德国的影响力和政治自信使她愿意抓住显现的契机,为自己多留一份政治遗产。所以,德法两国有意愿推动“诺曼底模式”四方会谈,以打破持续多年的停滞。

  值得注意的是,除了“结束停滞”这一共同目标外,“抛开美国”似乎变成了各方共同选择的方式。寻求更加独立的欧洲,一直是欧洲主要大国领导人的重要目标之一。在没有美国的影响下解决欧洲问题,正是对这一重要目标的努力。德法两国将有更强的意愿推动“诺曼底模式”,解决欧洲面临的安全问题。

  俄罗斯也积极回应法国缓和关系的意愿,并时隔7年重启了俄法安全合作理事会的工作。解除欧洲对俄罗斯的制裁,缓和俄欧关系,在俄与西方的僵持中打开一个缺口,有助于解决俄外交困境。

  如果说法德俄三国是有意“抛开美国”的话,那么乌克兰在“抛开美国”的方式选择上相当被动和不情愿。随着“通乌门”事件的发酵,面对弹劾压力的美国总统特朗普不得不对乌克兰采取一种“切割”态度,暂停美国对乌克兰的援助。所以,泽连斯基仅仅在会谈开始前得到了来自美国驻乌克兰大使馆的声明支持,他只能更多寄望于德法两国。

  无论是否主动和自愿,“诺曼底模式”峰会的重启显示了欧洲人自己解决欧洲问题的努力。但没有美国的参与,欧洲的问题真的可以靠欧洲人解决吗?且不说乌克兰、法国和德国各自的盘算,单就俄罗斯而言,其最终目标仍是与美国缓和关系。所以,“诺曼底模式”从它诞生之日起就注定了效用有限的命运,只利于讨论和解决小问题,无助于战略及核心问题的突破。这也是各方有意愿坐下来讨论,但并不抱过高希望的重要原因。

  相比2016年10月的上一次“诺曼底模式”四国峰会,乌克兰和法国的领导人都换了新面孔,所以,试探与磨合或许才是这次会谈的首要任务。俄罗斯始终强调《明斯克协议》的基础性和重要性,老到的普京在会面之前显然不会亮明要求。乌克兰则希望讨论诸多议题,甚至包括天然气协议。缺乏经验的泽连斯基在没有美国的强力支持下,主动降低了期待和需求。年轻的马克龙急于推动法国引领欧洲的发展方向,或许将是峰会中最积极的参与者。与普京同样老到的默克尔可能将视形势发展发挥关键作用。

  对手换了,或许会让普京采取不同的策略。但对俄乌关系和俄欧关系而言,坚冰已上冻五六年,想通过一两次会谈就融化相当困难。更何况美国没有直接参与其中。在乌东部问题上,俄乌都面临着国内外的双重压力,而德法作为斡旋方,也面临着国家、地区和全球的三重平衡。结束停滞、打破坚冰这一目标容易达成,但融化坚冰、解决问题相当困难。(作者系上海社会科学院国际问题研究所副研究员 顾炜)

+1

责任编辑: 刘钟灵 余申芳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computerbulk.com